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上海金融、股票股权减持、私募公募基金、投资资产公司招商平台

全国服务热线

13162990560
13162990596

新闻资讯

主页 > 新闻资讯 >

度小满CFO朱白帆:乡村金融服务需破解“双高”难题

分类:新闻资讯 时间:2022-07-3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文静 重庆报道  “在机构端从事乡村金融服务时,我们发现有‘双高’急需破解:一是放贷的风控成本高,二是交易成本高。”7月底,在2022重庆金融助力乡村振兴高峰研讨会上,金融科技公司度小满CFO朱白帆说。

乡村金融服务面临很多难点,基础设施弱,投资公司,贷款缺乏很多征信措施。贷款的大部分是中小农户,贷款金额小、频率高、用款时间特别急。

朱白帆将乡村贷款人分为三类:金字塔尖是头部乡村主体,他们有非常丰富的抵押物,适合由传统银行提供信贷服务,也能获得比较好的利率;金字塔中间是中小企业乡村主体,这部分主体有一部分的抵押资产,但是相对来说比较单一;金字塔的底部被称为普惠乡村主体,一般缺少可抵押的资产。对可以提供给他们的信用类信贷服务,银行很少主动触及。

西南大学智能金融与数字经济研究院院长、教授王定祥在剖析乡村振兴难点时也提到,成熟型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注册投资公司,现金流收入稳定,是银行的优质客户,不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但创业阶段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创业农户,资金需求量大、期限长、抵押物缺失、信息不对称严重,创业期基本只有支出无收入或收入无法覆盖成本,风险大,银行不敢介入。

“放贷的风控成本高表现在信息不对称和发展不对称。”朱白帆说,做金融就是做风控。互联网的金融逐步进入了智能化阶段,更讲究的就是对客户的了解,了解客户的需求后去匹配他所要的金融产品。乡村金融的金字塔底部非常宽广,2021年整个市场有高达8.6万亿元的贷款规模。所以,如何提升普惠乡村主体的金融可获得性,股份转让,小贷公司和传统银行合作是一个重要课题。

人工智能包括算法、算力、大数据。他说,百度在底层基础上有大量数据和云基础,金融企业,用数据做出模型后结合度小满金融业务,开发了很多特色化的产品。

在具体做法上,智能风控除了传统上的人行征信数据以外,还吸引了外部的很多第三方数据,包括互联网行为数据。

朱白帆解释,一般把人行数据称之为强特征数据,包括信贷数据、信用卡数据和查询数据。因为这些数据和金融强相关。互联网数据往往是弱特征,弱特征有很强的一些预判能力,能够知道发展的趋势。度小满把二代征信拆分为了40万个衍生变量,通过人行数据和大数据的叠加,在放贷风险区分度上比传统手段提升了20%,信贷风险明确降低了25%。2019年,度小满的智能风控入选了央行等六部委的金融科技试点。2020年,磐石智能风控产品入选了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的监管沙箱。

风控成本降低后,第二个“高”就简便多了。交易成本高体现在受理流程多,放款周期长。2019年5月,在重庆市政府、金融监管局、银保监局多部门的支持下,度小满推出了助力计划,面向有产业发展需求的农户提供免息贷款,探索乡村信用体系的建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2022重庆金融助力乡村振兴高峰研讨会上获悉,总部设在重庆的度小满金融三年间在重庆的金融服务已经覆盖了万州、秀山、丰都、石柱、巫溪、酉阳等地区的55个行政村,辐射带动了15万的农户就业,参与服务的中小微企业大概在1200万户左右,其中五人以下的经营主体占60%。

朱白帆说,通过调研,这些被服务的主体有一半的经营范围扩大,有一半经营流水增长,主动用信率、用款额度都得到了增长,但获得服务的平均利率反而下降。

但要彻底破解乡村金融服务“两高”是一个系统工程。

王定祥说,虽然农村金融结构业务创新力度大,通过评级授信,到2021年底已经为271万户小微企业、1.89亿农户建立了信用档案,但从国内学者对农户信贷需求满足渠道调查结构情况来看,民间借贷高达80%,贫困农户和非贫困农户发生的非正规金融借贷行为分别占其借贷行为的77.8%和75%。同时,新时代乡村金融领域有新的变化,客户希望有更快的业务办理、更灵活的互动方式,对定制化服务和透明度的期望值不断提升,更愿意尝试不同机构的服务。

他建议,针对农户和农户类小微企业抵押能力不足难题,农村金融机构要不断创新担保抵押方式,建立健全市县多层次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增强农村产权资产的流动性和变现能力;建立村级金融服务站,聘请村干部担任金融服务代办员,利用乡贤能人收集客户信息,综合降低信息不对称程度。